zoel_07

【朝之暮】归(12)

(私设折扇出现于南北朝时期,汉之云人物原型来自东汉,折扇在东汉之后的两百年后出现。)

至于黄衣之所以不太确定扇子这个名字,因为这是一把根本不符合朝代的折扇,之前说是去买礼物的哥舒焉逢,其实在早前就找人订做了三把酷似自己本体的折扇,两把随身携带,这最后一把,本来也是为自己订做的,不过想来想去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不如把自己送出去,多有诚意,他这样想着,鬼使神差的用本体替换了那把定做的扇子,托横艾送了出去。

和轩辕剑不同的是,他的化身不用靠近本体,甚至不用动用本体化身,自从来到这个时空,他和本体似乎就是两个个体一样。他不用附身于本体,更不用用本体化身,唯一的牵连大概是如果他受伤,扇子就会变得陈旧,而扇身受损他也会受伤,虽然不至于同死,但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这一点上他和徐暮云确实有着那么一点的区别的。

不过区别并不大。

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才刚刚开始的冬天,就开始下起了雪,徐暮云站在雪里,整个人仿佛和雪地合为一体,白得刺目,就是在这样的场景里,朝云找到了他。

他拿着一把扇子,露出了个略显无奈的表情,“真是不合时宜的礼物。”徐暮云这样说道。

“暮云。”看了好一会儿,朝云才犹疑着开口,他明明那么着急的找他,却在面对徐暮云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该说些什么。

说什么呢,对不起?我很想你?

还是问他为什么变成轩辕剑?还是为什么去铜雀?亦或是发生了什么?

他思考了无数的问题,却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雪中苍白的那个人抬头看着他,本来细微的笑容一瞬又收了回去。

那个人抬头说:“你是谁?”

多好的演技,皇甫朝云很想冲上去,告诉他,‘我知道你记得的,我知道你就是,我知道你是我的弟弟,’可他要用什么身份去说呢,是前世的焉逢,还是皇甫朝云,不管是哪一个,都是带给他伤害的凶手,更何况他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弟弟,那他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和他说话呢。

他有什么理由去找他,连理由都找不到,这是何其可悲的事情。

他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个自以为聪明的理由,“我听说铜雀国富民强,只要能到铜雀做事,想来必不愁出路。”

徐暮云重新打量了他一番,“你的出路必定不在我这里。”

“白衣尊者何必说的这么绝对呢?”

徐暮云的目光终于不再动摇,他说:“我绝不会向紫衣举荐你,你是谁?你哪里来的自信。”失去了闲逛的心情,转身回了自己的居所,心里喃喃道,‘焉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以为自己永远不可能对哥哥说出这样残忍的话了,事实证明,他可以,他已经变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天真到幼稚的徐暮云了。

焉逢闭上了嘴,他突然想起了曾经利用弟弟去到铜雀的时候,暮云有多么信任他,他便伤他有多重。

他刚刚脑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才会想到这个理由,懊恼的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找暮云,他知道他曾经做错了很多选择,但至少如今,他想要和暮云解开心结,即便不能让暮云恢复当初的信任,至少让他们兄弟相认,让他有那么一丝,补偿的机会。

不过有时候想当然的结果并不会按照他的原定计划发生,在他还想试图追上徐暮云的时候,他的弟弟找到了他。

皇甫暮云今天难得的没有出门,本来是来救父母的,很快他就想起了这个目的,前两天出门本来也是为了父母的事情,没想到被耶亚希打断了,插科打诨的给忘了,本来想去找哥哥商量下该怎么救父母。

可是走到了才发现哥哥根本不在。

所以他直接就向着铜雀的方向去了,他只来得及跟耶亚希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往铜雀的方向去了。

铜雀到底是比尧汉富饶得多的,尧汉大多穿着粗布麻衣,甚至许多人这样的天气还只能打着赤膊,而铜雀的人大多都穿着细布衣裳,不仅更加保暖,连看着也好看许多。

不过习武之人大多身怀内力,即便是女子,打着赤膊也不会觉得冷,但是看着总让人觉得冷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哥舒明朗也不是很习惯尧汉这动不动打赤膊的习惯,他曾经身处的地方,只有莽汉和打铁匠才会打着赤膊,袒胸露乳。

但是想来这只是朝代不同的穿着,也无心纠正,只是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就算武功护身,也没必要穿那么穷吧,哥舒十分不解。

【朝之暮】归(13)

哥舒明朗从小混迹在市井赌坊,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不少,脑子不好使的也见过不少,在他的地方敢找他麻烦的人也不是没有,但吃了亏后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麻烦的人除了他的弟弟李元昊也没几个人了。

尧汉的使君大人就是这么一个人,此人性格忠直,行事中唯一的偏向大概就是偏向飞羽了。他素来不喜欢哥舒明朗整天四处闲逛、不务正业。可焉逢身为飞羽之首,地位十分重要,所以操着老妈子的心生怕这焉逢一不留神就投了敌,虽然他不知道哥舒已经差不多快要投敌了。

尧汉的军队的栖身之所以石柱而围,看上去简陋了些,实际上也很简陋。

飞羽这群人一向懒得理会焉逢心里怎么想的,一是焉逢年纪最小,二是他们找不到人,久而久之就懒得管了,事实上哥舒也并不在意,反正他从没把飞羽这群人当成自己的手下,唯一能让他对尧汉有些在意的人便是丞相了。

这场延时许久的战争终于还是打了起来,传闻丞相被铜雀白衣刺杀重伤,危在旦夕,尧汉怒不可遏,开始对铜雀发起了攻击,然而铜雀许久之前便早有准备,明明尧汉有着先机,却被铜雀断了粮草,搞到军心动摇。

哥舒从听到丞相被刺杀的消息就赶了回去,几日之前他与徐暮云都身处幻境之中,说谁行刺了丞相他都信,可这个人一定不会是徐暮云,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还记得暮云的记忆中,皇甫朝云冒充成白衣刺杀了尧汉皇帝派去的传谕使,难道这次也是他假扮成暮云吗?

明明都不是焉逢了,为什么做事还是那么搞不清楚目的。

等真的看到了丞相,他才发现这些受伤啊危在旦夕啊什么的都不过是借口,所谓的重伤,就是他半夜起来烧炭玩儿结果一起床就崴了脚。

所谓的刺杀,不过是个开打的借口罢了,甚至为了逼真,他已经几天没出过房门了,虽然他本来就是个死宅。

"心情不错啊丞相大人。"哥舒明朗一进门看到正襟危坐还气势凛然的丞相时也不免抽了抽嘴角,为了避免某个人突然到来的兴趣来潮恶趣味到他的头上,也摆出了一副认真的姿态。

丞相大人老神在上的坐在床榻上摇着自己的羽扇,连个白眼儿都懒得给,"还是这招好使,这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心里这么想着,丞相大人面不改色,"战争已经开始了,你答应我的话也该实现了。"

"非打不可?"明朗放下了悠哉的心态,认真的问道。

"非打不可。"丞相回应道。

这次明朗总算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丞相曾在他在这个世界举目无亲时收养他,教授他这个世界的知识,对他这般好,于是他答应了丞相两个条件,其中一个,便是"如若有一天,尧汉与铜雀开战,他不得袖手旁观,到时一定要站在尧汉一边。"

而另一个,是让他不得刁难飞羽,不过他当时也想过飞羽做事会不会太让他心烦,但显然丞相对飞羽非常有信心。

不过和铜雀是开战,和暮云……那就是打架斗殴,不算。

而此时的皇甫朝云只能面带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自作主张习惯了,忘记了弟弟也是会找上门来的,还带着耶亚希。

本来皇甫暮云是不想带耶亚希来的,但是这姑娘对别人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非常执着。

如果不是弟弟找了上来,皇甫朝云还是会继续找徐暮云,直到搞清楚自己心里的疑惑,更是为了修复两人之间越来越深的裂痕。

不知为何他总想避免两个弟弟之间的见面,明明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他却还是不想让他们相见,心里总有奇怪的预感阻止他让两个暮云相见,所以在他被弟弟拦在路上时,就放弃了去铜雀找徐暮云的想法。

有徐暮云的存在,他甚至都不用太过担心父母的安全。

尧汉缺乏粮草,如今已经和当初那时候差不多了,士兵们每日都饿着肚子,几片树叶掺着水煮沸,便是一餐的口粮。

哥舒走出了大门,看着这些饿得毫无精神的士兵皱了皱眉,既然已经答应了丞相,答应了作为焉逢替尧汉而战,士兵也是重要的一环。

他耍了耍手中的折扇,忽而打开折扇露出了轻微的笑容。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耶亚希。

飞羽众人自然是会站在战争第一线的。

铜雀的各位尊者自然也是一样。





未来篇1

很多很多年后,当曾经的故事变成历史,战争的惨剧已经过去,这片土地没有了君主,他们的故事只记录在野史的一角的时候。这片土地,又一次迎来了那群离去很久的人。

皇甫暮云已经忍了自家哥哥很久了,自己追个剧他都能在人耳朵边叨叨半天,令人无FUCK说,本来相依为命的两兄弟应该是关系更好的,但他们不一样,因为他们每天都在想把对方打残的可能性,但是想想自己是对方的唯一亲属,还要照顾对方一辈子,不由得放弃了这个令人心动的想法。

宅男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皇甫朝云不仅是个宅,还是个深柜。

暮云想想自己这些年的艰苦生活不由得翻了个一点都不符合他气质的白眼儿,恐同恐到如同自家哥哥这样的也是真的很少见了。

两个男生勾肩搭背多正常,亲哥表面上还是不说什么的,回家就跟他说,刚刚那两个死同性恋。

‘厉害了我的哥,我怎么看他们那么正常,’他想,每次他出门和同学玩儿,亲哥真是见男生就闻风丧胆生怕弟弟就这么弯了,‘哥你放心我绝对宇直。’

一把辛酸泪啊,每天跟他宣传同性恋的可怕程度,比如艾滋病啊,还有各种癖好啊,如果他不是个深柜,他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还好自己成绩还不错,还顺带申请了出国,学不学习不要紧,能少看见哥哥几天,那就是世上难得的幸福了。

乘自家长得五大三粗人高马大的宅男去警局上班,暮云偷偷摸摸收拾东西就出了国,登机前才给亲哥发了条短信“留学去了,别担心。”

屁才不担心哦,好气哦,收到短信的皇甫朝云使劲拿头捶桌子。

吓得刚进门的警花端蒙以为新来的小伙伴突然疯了。

皇甫朝云摇头叹息,这个弟弟太不让哥哥省心了,看个电视都能看到男二对男主那深沉的爱,还非告诉他这是直男间的友情,屁哟。

看个恐怖游戏实况,连UP主都是基佬,还叫什么MUL,连名字都是弯的。

【徐暮云中心】猜到结局算我输(第五棒)

#徐暮云中心接龙完结撒花!!全文请点击【轩辕剑精分组】tag。以上#


实在是不能对这两个人的情商抱有什么希望,耶亚希无奈的摇摇头。

紫衣和焉逢这才如梦初醒的跑出去追弟弟了。

暮云走的极快,焉逢紫衣他们出门的时候早已经不见踪影,暮云只身一人蹲在一株羽琼花旁,花和还未开的骨朵都快被薅秃了,地上都全是琐碎的花瓣和捏碎了的花叶。

“竟然拿我打赌。”即便如此,暮云依旧没解气,而且越想越来气,这两个笨蛋,只要碰到一起就不会说什么好话,还拿自己打赌。

不知什么时候,空气里弥漫起了一股甜腻的香气,等暮云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六七岁的孩童模样,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合大小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感觉走一步就会被衣服绊倒,他捞了捞过长的袖子,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手从袖子里解脱出来。

他只能挑了两件穿在身上,过长的部分直接割断,把细条的碎布当成腰带系了起来,就算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想找两个笨蛋哥哥说话,还在气头上的他决定回到铜雀。想趁紫衣不在的时候偷偷拿走几件小时候穿的衣服,可衣服还没拿到就被发现了。

“暮云?”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紫衣一只手捞了起来。“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紫衣把小孩儿抱在怀里。

“放开我!”暮云挣扎着想从紫衣怀里跳下来,“我还在生气!”渐渐的他也不挣扎了,紫衣感觉手上湿漉漉的水迹,把暮云正放在自己面前的软塌上才看到自己刚刚抱在怀里的小孩儿,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虽然暮云不说,他也能看出暮云眼里全是委屈,是自己让他受了委屈么,这样想着。

“都是义兄错了,别哭,暮云。”紫衣把暮云搂的紧紧的,暮云的头抵在他的胸口,发出沉闷的回应,“我才没哭。”小暮云打了个哭嗝,眼眶通红,但却一点都不肯示弱,都是这小孩子的身体的错,他才不爱哭,都是因为小孩子的身体本就爱哭,他才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好好好,你没哭!”紫衣连忙劝诱道,他已经许久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暮云了,他看着暮云长大,知道他的一切,再看到他流泪,依旧很心疼,之前和焉逢赌气,赌谁让暮云先哭,也只不过是赌气罢了,他从没真的打算让暮云哭,没想到他真的害暮云哭了。

“都是义兄的错。”紫衣一边劝一边轻拍暮云的背,温言细语的安慰着。

“紫衣,你把暮云藏哪儿去了。”焉逢找了一整天去了许多地方,最后才来到了铜雀,一进门就看到坐在软塌上眼眶还红红的暮云,还没来得及思考暮云为什么会变小,就被暮云的红眼眶弄得不知所措起来,只能找在这个地方的罪魁祸首——紫衣。“你竟然把暮云弄哭了。”

可让他更加不知所措的是,暮云站起来挡在了他和紫衣之间,“你们吵够了没有!”他狠狠瞪了这两个不像样的哥哥两眼,虽然是恶狠狠的眼神,不过由于他看起来年纪太小,所以眼神丝毫没有威慑力。

不过最后,暮云还是带着紫衣跟焉逢回了尧汉,磬儿他们本来就还在尧汉,不过说起来大部分也跟耶亚希一样无力了,这两个不像样的兄长,总是吵吵闹闹根本和平不起来。

“冰块儿?”耶亚希看着被焉逢抱在怀里的白发小孩儿疑惑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暮云看了她一眼别开眼睛,“毒气。”

真是言简意赅……接不上话的她直接去拿了几块点心,“听附近的孩子说,这点心可好吃了。”她拉过暮云的手,把点心放进了暮云手里。

“我又不是小孩子。”嘴里拒绝着,他还是把点心好好拿在了手心里。

注意到他别扭的动作,耶亚希笑了笑,转身出门,“冰块儿就交给你们了。”‘我才不想掺和到你们三个人里面。'这样想着,决定不再管,而且暂时不要再出现在这几个人身边了。

等耶亚希走了,暮云才把点心放进了嘴里,'其实,味道也还不错。'这么想着,他一手一块点心递到两个哥哥面前。

焉逢从暮云的小手里拿过了一块点心,啊呜的一口吃进嘴里,认真的看着暮云的眼睛说:“暮云给的点心,真好吃。”

暮云不由得腹诽:这明明是耶亚希给的。

紫衣揉了揉暮云的头发,也接过了暮云的点心,说着“谢谢暮云。”

然而暮云只想说:'我其实只是假装给你们的啊,谁让你们真的收了!!!'

【朝暮】稚(完结篇)

避雷:暮云严重病娇化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后还是放弃了开车)

时隔两月有余,兄弟俩第一次一同出行,不过焉逢已经是个普通人了,除了比普通人还是要高出很多的身手之外。

徐暮云一点都不担心哥哥会消失、会逃跑了,因为他知道焉逢已经无路可去,尧汉自从飞羽全灭,就开始一步步走向败落,紫衣在此时施行仁政,虽然人人都知道因是铜雀,可只要能吃饱饭,谁在乎谁是这个江山的王呢。

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他有意带着兄长到了尧汉,战火之下早已满目疮痍,早已和曾经那个尧汉截然不同了。虽然还有部分人没有歼灭,但他们已经翻不起任何风浪了。

“哥哥,你看如今多好,天下一统,就再也没有战争了。”

“你常说我是错的,可尧汉一统也是差不多的结局,我为何要牺牲自己呢?”

“什么家国大义,我都不放在眼里,只要哥哥在我身边,就已经足够满足了。”

“什么善恶,战争哪儿来的善恶,不过是开打的借口罢了。”

焉逢已经对暮云的话语不再感到错愕,在两个月之前暮云在他面前说他杀死了飞羽众人开始,他就已经不再错愕了。

如果说真要评选出一个错的人,那就是他自己,如果不是他,暮云绝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再也不会忽略暮云天真眼神下深藏的疯狂,他逼疯了自己的弟弟,他不会再忽视这个事实了。

“哥哥。”

又是一个下雨天,他们回了之前住了两个多月的山林木屋,雨水顺着屋檐淅淅沥沥的落下来,落进土里,除了雨声,焉逢只听到徐暮云那轻轻的一声‘哥哥’,别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你千万别想着离开我,不然,就算是哥哥,我也不会原谅的。”暮云这样对他说道。

他这才注意到暮云手中拿着一个深色的木盒,盒子的底部还有些暗红色的印记,焉逢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看着暮云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他看出了这个人是谁。

前天晌午,他和暮云住在客栈,暮云稍微出去了片刻,他就在客栈外站了片刻,这姑娘跟他问路,两人顺便聊了几句,没想到再次看到这个姑娘,竟然是在这样的情景。

“为什么?”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暮云。

飞羽众人的死还可以欺骗自己,双方是在战场,死伤难免。

可这个姑娘,她没有做过任何得罪过暮云的事情,为什么他能下此毒手。

徐暮云微微勾起了嘴角:“我不是说过的吗?”他皱了皱鼻子,“哥哥又忘了。”他把盒子随手丢在了地上,那个血糊糊的人头径自滚了出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暗红的印记,“哥哥竟然对她笑了,哥哥只能对我笑。”

焉逢意识到自己是没办法和徐暮云讲道理的,他生怕自己再随便说一句什么会触动了暮云心里的那根线,让他的行事变得更加的不可预料起来。

“哥哥只能和我说话,只能对我笑,哥哥是我一个人的,谁都别想把哥哥抢走!”

夏慕晗璃:

慕瑾:



一起来搞事!




搞事小分队:







队伍又壮大了,公布一下目前的次序:
第一棒 @苏魇
第二棒 @公无渡河
第三棒 @肆夕
第四棒 @北夜
第五棒 @zoel_07
第六棒 @默默ꈍ3ꈍ影儿
第七棒 @金安在
第八棒 @灯彩
第九棒 @花近深色。
第十棒 @夏慕晗璃
十一棒 @喵大人吉祥
十二棒 @慕瑾








要求:不准开车,cp向不要太明显
规则:每个人只能看到自己前面一个人写的内容,最后所有人都写完后再进行发布





【朝之暮】归(11)


皇甫朝云不知道怎么样面对白衣,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曾经那么熟悉如今却已然陌生的战友。只能选择不再去看,可上天总喜欢整蛊凡人。

“焉逢!你给我站住!”端蒙一手拦住哥舒的去路。“大人的命令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行动。”

哥舒明朗无奈的看着她,裂嘴露出了一个笑容:“如果不是你拦着,我现在应该正在行动。”

“你打算如何行动?”端蒙一脸疑惑。

可哥舒明朗的表情比她还疑惑:“送礼啊,你们尧汉人不都喜欢送礼拉近关系么?送礼难道不是打好关系的最快方式?”

端蒙只能扶额,“两国关系如此紧张,你就如此确定轩辕剑一定会收下你的礼物,或者说,你确定铜雀不会把你的礼物扔出来?”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紧接着说道:“更何况他是因为人质所威胁,如果不把那两个人救出来,恐怕你送再多的东西也没用。”

哥舒明朗轻笑:“那可不一定。”刚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了路边的皇甫朝云。

他收敛了笑容走上前,然后突然就动手和对方打了起来。

“焉逢?你干嘛?”端蒙急忙喊道,想拉住哥舒,却没拉住。

“我就是突然看这个人不太顺眼。”

短短几十招,他的剑尖就直抵在皇甫朝云喉头位置,转而收剑入鞘靠近了对方,在皇甫朝云的耳边轻声说道:“曾经的焉逢,也不过如此。”

皇甫朝云瞳孔一缩,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哥舒明朗却只是轻笑了一声,丝毫没有理会。

皇甫朝云只觉得思绪烦乱,重生以来他从来没有这么困扰过。“为什么这个焉逢会知道他当初的身份,是暮云告诉他的吗?”想了半天无果,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不再逃避,决定去找徐暮云。

不过哥舒明朗,在买好礼物托横艾送走之后就遇到了皇甫暮云,除了那一头黑发,和徐暮云根本就一模一样。

皇甫暮云又等在了昨日和耶亚希约好的地方,和耶亚希聊得正开心,应该说他自己正开心,耶亚希已经被气到跳脚了,虽然最开始皇甫暮云什么都不知道,需要耶亚希教他,可现在早已举一反三的把耶亚希都说懵了。

哥舒明朗笑着摇摇头,他不禁开始想,如果徐暮云也是这样开朗的性子……



而此时的徐暮云正和商睿待在一起,自从徐暮云来到铜雀,紫衣每天都会来见他,和他记忆中那个温和的义兄,没什么差别,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觉得越是古怪,不知为何,两国之争也迟迟没有打起来,让徐暮云不禁松了口气,短时间内不用杀人确实让他轻松了很多。

“暮云在想什么?”商睿还是那副温和的做派。

可徐暮云却更加的不自在:“我在想,铜雀的紫衣尊者平日都是无事可做的么?”

“呵。”他笑了一声,“暮云可知,我此刻在想什么?”

“徐暮云?飞羽的焉逢为何会给你送礼?”紫衣话音刚落,黄衣就直直冲了进来,冲进来才看到坐在一旁的商睿,连忙告罪。

“送礼?这倒是挺稀奇。”紫衣也有些好奇。

“送的何物?”徐暮云问道。

黄衣想了想,“好像是把扇子。”




(哥舒明朗设定自带开挂,而且朝云懵逼的都不知道为什么就打起来了,所以一开始就占了下风。)

【论坛体】我哥是个大傻逼(下)

耶路撒冷的小号:我知道了,你哥是那个飞羽社团团长是吧,我以前觉得他人还不错来着。

走过:↑楼上知情人?

耶路撒冷的小号:也就是去给他们社团帮个忙,当时觉得团长人还不错来着,话说我记得他们都大二了吧,白衣不是才高二?大欺小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乌衣:竟然有人认识到这个问题了!!!

路遥:上次他们飞羽全员杀来把校花堵在教室,让校花道歉,我当时还以为校花被黑道大哥看上了呢,连忙去报告给了学生会紫衣会长!还好会长来了,不然他们不知道啥时候才放人……

新的原谅:不就一个吉祥物,至于吗?

白发白衣小白菜:我听说,那个什么吉祥物是他们老师做的来着,但是那个老师前段时间出了车祸,算是挺有意义的吧。

耶路撒冷的小号:那他们也不能随便诬赖人啊。

路遥:楼上说的没错!

青衣:他们飞羽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自以为是认定了什么事情就把那些当成事实,不知道脑子怎么长的。

横艾:做都做过了还怕人说吗?

耶路撒冷的小号:瞧,飞羽的人来了。

尚章:等等这个帖子的事情有点眼熟啊!

徒维:你的记性这么差的?需要治疗吗?

走过:我预感这个帖子即将变成两校撕逼帖……

新的原谅:+1

九九鸭掌:别加了,我才知道啊啊啊啊啊!!我那两天请假了……才知道校花被堵的我……

紫衣:@焉逢 你不解释下么?

白发白衣小白菜:大表哥你别这样!!!!他会告诉爸妈我说脏话的!!!

焉逢:弟弟我在你心里这么坏么?伤心、难过、委屈!!

白发白衣小白菜:……

紫衣:……

赤影:……

乌衣:……

青衣:……

黄衣:……

路遥:……

耶路撒冷的小号:楼主你哥是不是崩人设了……

白发白衣小白菜:大概是精分吧……

流年:你们这一大群知情人!!!

路遥:科普下吧!楼主是铜雀学院高中部二年级生,也是铜雀校花。紫衣是铜雀学生会会长商睿,大四生,赤影也就是赤衣,他们几个代号叫赤衣、青衣、乌衣、黄衣,还有楼主白衣,以及会长紫衣,是铜雀学生会的高干,除了紫衣和白衣,都是大二!

路遥:飞羽是尧汉一个社团,也算是学校学生会干部,职位挺高,每个人除了飞羽社团的身份也身兼学生会职位,全员都是大二学生。

走过:感谢科普,感觉好屌的样子啊,我从来就没参加过社团或者学生会……

路遥:和尧汉不太熟,我和白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又傲娇又嘴笨,被我都能说得哑口无言,但是面冷心热,别人找他帮忙,虽然会吐槽几句,但是每次都帮忙了,所以谁欺负他就是和我过不去,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他现在才爆发,我早就看他哥不顺眼了。

白发白衣小白菜:兰茵……,我哥其实……也没那么坏……

路遥:……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

桢桢真真真:所以楼主你千万不能随便原谅他,听楼上菇凉的话这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了。

花芽:跟着耶路撒冷大大进来的我,看到了什么?

Orange:来围观下热度第一的帖子!

技术猿:一切为了美人!

工艺歌茗:被这里有美人骗进来才知道是男的……为楼主打call。

路遥:你别替他说话了,你看他什么时候有替你说过话?

白发白衣小白菜:唔……

焉逢:邻居妹妹,你对我有什么误解么?

路遥:呵呵……

耶路撒冷的小号:@焉逢 既然是自己的亲兄弟本该更了解吧,你们到底为什么会认为你们吉祥物是校花弄坏的?

端蒙:那天只有焉逢带他进过社团室。

横艾:除了他还有谁?

耶路撒冷的小号:所以说就是没证据咯?

路遥:既然你们这么重要,这样的东西都不派人专门看着吗?

桢桢真真真:我算是看懂了……我对他们的脑回路无言以对……

耶路撒冷的小号:@焉逢 你倒是说说看,急于帮弟弟背锅是什么心态。

白发白衣小白菜:@焉逢 哥,那个吉祥物真的不是我弄坏的。

云秀:皇甫朝云你这个哥哥当得挺好的嘛,别人家都是忙着找真相,给弟弟洗脱嫌疑,你倒好,直接替你弟弟认罪。

皇甫:皇甫暮云,我怎么教你的,这种辱骂人的词语你怎么能挂在嘴边?你还敢用在你哥身上,你是不是皮痒了?

云秀:怎么,你难道还想欺负我儿子?你有本事就打,你敢打我们就离婚!

白发白衣小白菜:爸我错了!!

焉逢:妈我错了!!

路遥:@皇甫 叔叔,你偏心,明明是暮云委屈了你还骂他!!还是阿姨好,能看到事情的关键!!

云秀:兰茵晚上来我家吃饭。

皇甫:我这不是着急吗,从小就一直告诉他不要随便骂人,还别说是这种词语,朝云,还不快给你弟弟道歉?

云秀:哼,我还觉得暮云骂的对,虽然骂人不太好,可有的人就是欠骂,别想着道歉就能解决。

焉逢: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云秀:不是故意的才让我更生气,既然不是故意都能伤害你弟弟了,那要是等你故意,那是什么后果,别在这里说了,你等着我给你打电话。

耶路撒冷的小号:看来事情是解决了。

白发白衣小白菜:谢谢大家!

路遥:就我一个人还在气吗……@皇甫 叔叔,皇甫朝云大欺小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带着飞羽一共十个大二的人,去堵暮云高二教室门,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不服。

耶路撒冷的小号:别气了,兰茵小姐姐!!

路遥:等等,楼上,你莫非是……耶亚希???

耶路撒冷的小号:有没有觉得我这个ID很霸气!

路遥:我还以为是个男孩子。

走过:我都错过了些什么!!

流年:总而言之,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

桢桢真真真:幸好还有楼主妈妈!


——————end——————

篇外

皇甫妈妈把一盘盘菜呈上桌子,一道道全是暮云和兰茵喜欢的菜。

皇甫妈妈一眼就看出了丈夫和大儿子的不满:“别急着不满,今天的事我还没有开始算账,朝云,你小时候不是对你弟弟很好吗?怎么年纪越大脑子越抽?我真的想不通你为什么把锅盖你弟弟身上。还带人去堵你弟弟,你这哥哥当得也真够称职的啊。”

她对着皇甫爸爸翻了个白眼:“还有你,平时你就对暮云这么大火气吗?这事我跟你们没完。”

暮云拉了拉妈妈的手:“妈,你别生气,我都习惯了。”

“皇甫朝云!!!”


PS:暮云其实是切黑来着,所以说,吉祥物到底是谁弄坏的呢?

【论坛体】我哥是个大傻逼!(上)

白发白衣小白菜:如题!

走过:抢占二楼!!!

一斤黄瓜:楼上好快,顺便问下楼主怎么了?

流年:看楼主的ID就很悲惨啊,小白菜呀,地里黄呀~

新的原谅:给楼上打电话。

桢桢真真真: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白发白衣小白菜:以前我背黑锅也就算了,最近他和他那帮同学搞了个叫飞什么的社团,本来也没啥问题,前两天他们社团吉祥物坏了,就因为我说了两句“这什么鬼啊,还吉祥物?”他就自以为是的跟他社团同学道歉,说吉祥物是我弄坏的,他是傻逼吧?

九九鸭掌:你哥???怕不是有毒???

白发白衣小白菜:其实我又不是他们学校的,背锅也无所谓。也不知道那吉祥物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值得他们跑来铜雀兴师问罪,还说什么铜雀学校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走过:你哥莫非是尧汉学院的?

耶路撒冷的小号:我听说尧汉和铜雀好几代的恩怨了。不过,你哥是亲哥吗?

白发白衣小白菜:亲的!我哥以前对我可好了,什么好东西都不舍得吃,一定要留给我,好玩的也舍不得玩,全都给我,可现在,他巴不得把全天下的黑锅都给我……

可可西:我最讨厌背黑锅了!

一斤黄瓜:我最讨厌背黑锅了!+1

耶路撒冷的小号:我最讨厌背黑锅了!+2

神圣之刃:我最讨厌背黑锅了!+3

……………………+身份证号

赤影:地图炮真是恶心,什么叫铜雀的都不是好人?恕我直言,你哥和那个社团……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黄衣:呵呵,尧汉。

九九鸭掌:铜雀的我!!好气啊!!!

路遥:哦!我知道了,前两天尧汉的人来找我们校花,还和校花吵起来就是这事吧。敢惹我们校花的人都是混蛋!!!

黄衣:楼上的你等等,他们是混蛋,我不是啊QAQ

路遥:别卖萌,没用,你也是!

赤影:噗。

走过:感觉楼上的一堆知情人啊!还有,楼主是校花!!!是妹纸吗??

路遥:不是,但他比我们整个学校的妹子汉子都好看!!!!

一斤黄瓜:求爆照!!!

流年:〔图片〕楼上,校花照片直接千度!特别好找!美颜盛世!!

走过:卧槽槽槽槽!!!!好好看!!!!

新的原谅:我要是有个这么好看的弟弟!

苹平果:楼上别想了,你没有弟弟。

新的原谅:我受到了伤害。

【朝暮】归(10)

虽然理解了原理但徐暮云依旧不能明白离开幻境的具体方法,他眼睁睁的看着哥舒明朗打碎了几面镜子,抹去了几面镜子的字,最后回到中心那块镜子旁,削去了镜子的一个边角,他们就离开了幻境。

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两人的突然现身并没有吓到任何人,而哥舒明朗手中那块镜子边角突然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他摊开手,那块碎片漂浮在空中幻化成一块精致的花纹玉石,那花纹花序和叶轴被绒毛或短柔毛,托叶线状披针形。

“这花,我似乎听说过。”这玉石落入手中后,自己便一分为二,哥舒便直接拉住徐暮云的手,将其中一块放入对方的手心。

“我听说,此花名为合欢,合欢蠲忿(消怨和好),很好的寓意,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和那个什么劳什子焉逢和好,但我希望你能过得开心,只要高兴,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徐暮云神色复杂的看着手中的玉石,嘴巴勾起一抹笑意,“你想多了,谁想要和他和好。”

“我可还记得,那个追着兄长道歉的徐暮云。来,跟我讲讲,你觉得……你做错什么了?”

“我也还记得,那个被父王掌掴还笑了的傻子。”徐暮云道。

“我那时……,觉得他是世上唯独的,仅剩的亲人了,我愧疚,在于伤害了他的朋友。可惜……”

哥舒明朗摇了摇扇子:“能对我说真心话,也就代表你真的放下了。”

他将扇子一合:“这世间的人如此之多,大家都各不相同,我见过有人把孩子视若珍宝,可我从来感受不到父王对我的爱意,所以想去争,想得到。可最后的结局你也知道。如果我是你,在那时便死心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仙子会说我是神器,我们是这世上仅有的神器化身,只有我们彼此,才可能是彼此的伙伴。人类的寿命与我们已经大相径庭,我不希望在以后我们长久相伴的日子里,你还在为那个焉逢伤心。而那个焉逢,却可以好好的轮回转世,永远忘记你。”

“长久???相伴???你在胡言乱语什么?”还没来得及思考哥舒明朗话里的含义,他急急忙忙化光而去。

“真是急脾气!”哥舒笑着感叹。最后收敛了表情,还是回了飞羽。

虽说他不想在当什么焉逢了,可至少要跟那个人说一声。






“你叫耶亚希,真是奇怪的名字。”皇甫暮云听着今天认识的姑娘自我介绍,不由的嘟囔道。

“喂,我还没说你名字奇怪呢,皇甫暮云。看你长得好看,没想到脑子不太好使。”

“你也半斤八两,耶兮兮!”

“我叫耶亚希!!!你这个呆瓜!!”耶亚希使劲跺了跺脚。

皇甫暮云看了看天色无奈的瘪瘪嘴,“耶希亚我要回去了,不然我哥要担心,明天这里见啊!”没等到女孩儿的回复就转身就跑。

耶亚希气得捏紧了拳头:“我!叫!耶!亚!希!,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而急着回家的皇甫暮云他!完!全!没!有!听!到!

皇甫朝云仔细查了许多关于铜雀白衣的消息,可得到的消息也只是白发这个特点,还没有他自己知道的多。

那是暮云,那是暮云,那是他的弟弟,被他伤害的弟弟,还留有前世记忆的弟弟。

他说:“徐暮云已经死了”那是什么意思,‘是了,他不原谅你,也不可能原谅你了’,皇甫朝云在心里对自己说。

“哥,我回来了!”皇甫暮云一回家就招呼着。

皇甫朝云才突然清醒,他没有勇气把曾经的他和暮云之间的故事告诉如今的弟弟,生怕就连弟弟知道了也会划清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带着笑看着弟弟。

“怎么搞得灰头土脸的?”虽然是嫌弃的表情,却还是仔仔细细给弟弟擦干净了脸上的污渍。

弟弟也丝毫没有隐瞒,说出了白天去铜雀玩儿顺便打探敌情,结果遇到了耶亚希的事情,“这个女孩儿还真有意思。”

朝云刮了刮他的鼻子,“他们铜雀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下次不要再私自跑去了。”

耶亚希……吗……

【朝暮】稚(与文相关)

今天凌晨开始,我的首页的太太们全部翻车,最近可能暂时不会开这篇的车了,本来打算今天开的,等过段时间没这么紧张了再开车吧(。ò ∀ ó。)

整个人都是怂的,避避风头吧!(๑˙ー˙๑)